今天早上九點左右,吃完早餐後,正準備要洗手塞快孕隆。如廁時無意中發現底褲上有咖啡色的血跡,還有淺淺粉紅色暈開的液體。

當下的直覺其實不太妙,畢竟看到血還是會嚇一跳。雖然網路上很多人都說有所謂的著床性出血這種事,前幾天我也一直在留意,但沒想到今天看到出血的感覺,並不是那麼好。

因為今天是植入的第十三天。如果小出血早一點出現,我可能還會抱著一點希望,可是它在D13出現,偏偏我已預定明天或後天回醫院抽血檢查的。誰知道它來得這麼突然!?讓我不知道該用怎麼樣的判斷來安慰自己。

我非常不想往不好的地方想,但是不好的念頭一直出現,讓我非常恐慌。可是又忍不住安慰自己,這可能是懷孕初期的出血,說不定是好的。

墊了護墊後,我趕快打電話去試管中心詢問,桂香姊也說不無懷孕初期出血的可能,並說我觀察一下,今天就回去抽血也可以。早上十一點以前抽到的血,今天下午就會有報告出來。若下午才去抽,報告要等明天了。

於是我趕快把該吃的藥吃一吃,也趕快塞一支快孕隆,想說無論如何弄個安心的也好。衣服換一換,把亂成一團打結的頭髮紮了馬尾,叫了計程車,包包check一下,就準備出門了。幸好今早那個時段公婆都不在家,所以溜出門還蠻順利的。

到了成醫四樓的試管中心,桂香姊一看到我還嚇了一跳,想說不是還沒第十四天,怎麼就跑來了?經過一番解釋,桂香姊才知道剛才電話裡沒聽清楚我的名字,搞錯人了。反正我今天人都到了,而且還有莫名的出血,所以當然很快地就抽好血(幸好打針不痛)。我和桂香姊說我沒什麼信心。桂香姊說,我回家後一定要臥床休息,如果確定要受孕,就要打安胎針。

不過,我還是很沒力地離開了試管中心。幸好去批價也很快,沒讓我等太久(沒有什麼心情了)。把抽血管送二樓櫃台後,同樣又叫了車回家。回到家剛好離出門整整一個小時,真的非常地有效率又神速,那時公婆都還沒回家,所以也很順利地回到房間。

來回的車程中,我一度很想哭出來,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受,因為連一絲最後期待的感覺都沒了。雖然前兩天漸漸沒有什麼徵兆了,也想趕快從這種不確定的等待中解脫,但是每次到了面對的這一刻,還是忍不住地難過。

其實這次我本來還抱著蠻大希望的,畢竟這次的療程讓我覺得很有信心,做了TET,受孕的環境也不錯,受精卵的狀況也很好,植入後的心情比起之前還輕鬆,一切都是如此地值得期待,想說至少會有些機會的。但是過了植入的第十天,焦躁的感覺又來了,雖然煎熬不比以前大,但還是一直在心裡拉鋸。

剛好今天中午老公不在,所以從醫院回家之後,一直躺在床上,後來還是忍不住哭了。下一次又要怎麼做呢?還有五顆冷凍的受精卵,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勇氣再做TET,其實TET並不痛苦,比我想像中的好很多,但是希望越大,失望也就越大。或者下次直接做子宮植入吧?但是要在什麼時候呢?寒假嗎?還是明年夏天?我也不知道了。不過我想,我還是會至少把冷凍的受精卵完成。

等一下就要再打電話去問驗血結果了。剛剛去了洗手間看一下,微微出血的狀況還是有,希望越來越小了。不過還是要面對。老公快下班了,等一下好想抱著他痛哭一場。

創作者介紹

◤宅貓。耍大牌慢活日記◢

宅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