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筆譯生涯,就快要開始了。 ^_^

算是圓了一個多年的夢想。這一切也算是一種奇妙的機緣。

首先,要從我的「離職」說起。8月初,我結束了半年在成大的工作,離開那個工作崗位,其實是充滿了無奈和不捨,記得剛離職的那幾天,我因為還有一些工作還沒告一段落,還特地回辦公室做了幾天的「無償辦事員」(就是免錢工啦! :P
),除了覺得有些未了的責任必需把它們做完之外,更多了一份捨不得離開那個工作的心理。

「既然如此,那幹嘛要離職呢?」這個問題已經被問了N次了。
說真的,成大的同事和辦公室裡的工讀生,大家感情都很好,每個都是超好的人,我們就像兄弟姊妹一樣,只要主管不在辦公室,不管再怎麼忙,大家的工作氣氛一直都很好。這就是我之所以捨不得離開那份工作的主要原因。

那麼,真正讓我動了離職念頭的原因是什麼呢?絕對不是薪水太低,仔欣雖然也有現實生活上的經濟需求,但起薪低還不致讓我產生「非走不可」的念頭。而且,事實上在我離職的那個月,我申起依之前工作年資提敍薪級的案子也通過了,起薪調到了令人滿意的數字,但是咧,我真的受不了我的主管,再者,超量及超時的工作,讓我身心俱疲,每天的心情都很差,即使加班時數可以申請補休,也無法撫平我內心的不快(更何況,都忙到要加班了,哪有時間補休啊?而且更機車的是,OX主管後來連加班單都不幫我們簽過了,氣!\___/)。

哼哼,離職後總算可以在BLOG裡稍稍紓發一下了,還沒離職以前,除了忙到沒時寫BLOG之外,也不敢於在職期間寫有關對主管的不滿。

這之間發生的事情,真是多到數不清,也懶些再去回想。我只能說,當主管的人,一定要懂得「帶人要帶心」的道理。雖然仔欣一直只是個職員咖,似乎沒啥資格在這裡說些什麼當主管的道理,但我只是就這幾年的工作經驗,之心有所感罷了。

我在成大服務的單位,共有三個主管,其中和我的職務有最直接關係的,是二個女主管,兩個都是博士級的教授。我的直屬上司,嚴格來說,是個很不好相處的人,而且她的個性之OX,是認識她或「聽說過她」的人都知道的,說難聽一點就是臭名遠播。每次她一進到辦公室,氣氛都很緊繃,因為她是個只相信自己的人,別人做的和說的,她都不相信,常常我們做的事,她都會懷疑、都想參一腳,但偏偏我們問她的意見,她又說不出個所以然,讓我們常常做很多白工,卻怪我們工作效率不好、做事方法不對。而且她的表達方式很衝,脾氣也相當不好,好像全世界的都對不起她,而且幾乎每天都發脾氣,有時還是很莫名奇妙的。

她常常在將近中午時分進辦公室,然後我們全部的人都無法好好地吃午飯,甚至有好幾次,我們都等到她下午2-3點離開辦公室後,才無奈地扒著冷到的便當,但因為是上班時間,也不能很盡興地好好吃飯,總是有一口沒一口地吃,有時拖到下班後還吃不完一個便當。

最令人不能理解的,就是她「從來沒有」、「一次也沒有」問過我們「吃午飯了沒?」或者「要不要先吃完飯再繼續做?」。

沒有,真的從來沒有,我已經觀察N次了。甚至有幾次,她還帶著便當進辦公室,在罵完一陣之後,打開她的便當吃了起來。然後我們全部的人就聞著她便當傳出來的飯菜香,餓著肚子繼續工作。辦公室裡有一個個性超好的助教(也算是我們的同事,不過是資歷很深的前輩),看不下去我們中午了還不敢吃飯,都偷偷地暗示我們先吃飯再說。但我們一開始真的不敢吃飯,因為在那種心情和環境之下,餓歸餓,但實在無法下嚥,而且我們也怕主管會突然叫我們做什麼資料給她(完全無視當時是午休時間,工作照派,而且還叫我們快點交!),實在無言。

主管當然也有笑臉迎人的時候,不過那是在她看到她喜歡的學生(通常是真的很優秀、功課很好,或者幫過她大忙,或者會和她哈啦或奉承她的那種)的時候。所以那些學生都不知道我們的一肚子的苦水從何而來,除非有親眼見識她在罵我們的「事發現場」。說到這個,她最厲害的,就是有「變臉」的工作-那就是,可以在罵完某人之後的一秒內,馬上和來找她的優秀學生談笑風生。還有,在她遇到比她高階或厲害的人的時候,她也會展現她的笑臉。這樣可以說是現實+勢利嗎?

辦公室裡有個專案助理Sandy,是專辦國科會計畫的助理,她是我在那兒工作以來,看過被炮轟地最慘的。我很難想像那個助理怎麼能撐過那三個多月?(她後來就是因為受不了,精神已經不堪負荷了,比我早幾天離職)有一段時間(大約有兩個多月)她常常加班都晚上11-12點,就為了擬主管要她做的計畫執行表,她擬了N個版本,也被退了N次,幾乎是兩三天換一個版本,就因為主管說「全部不對」、「那個不行!」或「完全不是這樣!」之類的。但我覺得她根本沒有仔細看那些program的細節,就把人家的努力抹剎了。

雖然被炮轟的人不是我,但我每天都處在那樣的的氣氛和恐懼下,連我都覺得我快要得神經病了!至於我最要好的同事Carol,則和我的感受完全一模一樣,我們兩個是同病相憐的好姊妹。

我們都稱OX主管為「拿著FENDI包的惡魔」,因為她有一個FENDI的文件包,每次都提著它趴趴走,而袋子上的F字樣又明顯得很,所以FENDI包已經變成她的「商標」。不過人家「穿著Prada的惡魔」是個雖然機車,卻很有能力的主管,但我們的「拿著FENDI包的惡魔」咩…呵呵,好像不是這麼樣的人耶。其實她還有一個Prada小提包,不過因為款式陽春得緊、也用得很舊了(因為她每天都提同樣的包),而且Prada的logo小得很低調,不仔細看不會知道那是Prada的。另一方面,接下來提及的那位主管,幾乎從頭到腳都是高檔名牌,而且她可以把名牌穿得很高貴又不俗氣(大概人本身長得美也有關係,哈哈),和OX主管的品味真的有差。

至於另一個主管,層級比剛剛提及的OX主管高,是我們單位的一級主管。她是個很優秀、很忙、也很盡力地想照顧底下職員的人。但我們對她的不諒解,是來自「國王的人馬」的問題。「國王的人馬」就是指她身邊的助理和秘書,一個是能力很好、條理很清楚的助理;另一個是態度高傲、自以為是、會耍小聰明又愛狐假虎威的秘書。這兩個人湊在一起,檢直就自比為我們一級主管的代理人,表面上對我們客客氣氣的,背後又不知會說我們什麼,據說她們是很看不起我們辦公室這裡的人。她們明明比助教資淺,卻也不怎麼把助教當一回事,照樣是用「指派」的語氣對待助教。因為我們助教人太好了,雖然心裡很不是滋味,卻也沒有和她們正面摃上。但另一方面,因為她們兩個是一級主管「國王的人馬」,所以她們也不把OX主管看在眼裡,她們和OX主管正面交鋒時,那明白暗裡的刀光劍影,倒也是蠻精彩的,算是我們苦難生活中少見的肥皂劇片段。

話說回來,我們的一級主管剛走馬上任時,對我們這裡的職員也是很關心的,雖然她很忙,但只要遇到我們,都會問候我們工作是否還好?吃飯了沒?甚至之前還常買小點心請我們吃。但後來,她的耳根也被那兩個「國王的人馬」給影響了,所以後來也不怎麼理睬我們了,她所有的指示都透過那兩位交待給我們。

除了主管之外,人力不足也是很大的問題。我們單位算是去年成立的新單位,算是把原本的一個小單位擴大及一級單位,但人力並沒有增加,工作量卻因為短中長期的目標計畫而增加不少。其實我很樂於我的工作,但是事情一堆做不完真的很痛苦,而又不可能有人來幫我,因為我們每個人身上的工作量就很大了。曾經和主管建議是否再多找些人來,但因為人事不是說要增加就增加的,還要寫什麼簽呈提案去申請,才有可能。反正到我離職之前,還沒有一點增加人力的可能就對了。

我從到職的一個禮拜開始,每天就一定會加班,6-7點下班是正常,做到8-9點的機會也多得是,當然也不乏做到10點的。然後每天回家就很累,也不想講什麼話;然後隔天早上又要趕8點的上班,又是一天的開始,不斷重覆。曾經老公因為我經常性的加班感到生氣,其實對於不能準時下班回家我也很痛苦,也很對不起老公,因為我很想花時間陪老公,並不想在下班時間過後,繼續做那些做個沒完的工作。

不過老公還是很諒解我的難處,那段期間他也幫我分擔了很多事,也開導我很多,聽我發一些勞騷,也曾在我工作方面給予不少建議。

不過,這樣的日子不是長久之計,最後包括我和Carol、Sandy都受不了了,決定在某個計畫執行到一個段落後,一起提辭呈。我向OX主管表達辭意時,當然是很沒種地用很八股+委婉的方式寫了封Email給她,說一些還有其他未來的規劃要去做,所以不得不離職之類的,還感謝她的「照顧」bala bala。

OX主管是要我能否等到開學後再離職,不過我當時的辭意已決,而且我已經到了一分鐘都不想待在那裡的地方,所以我還是堅持己意。所以我的辭呈在她在那壓了二個禮拜後,她還是幫我簽了。當我看到簽過的辭呈時,內心真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,想說這一切苦難終於要過去了,哈哈!

雖然OX主管也有幾次稱讚我的時候,不過這已不足以成為我繼續留下來的理由了,因為整個氣氛和感覺都不對了,詭異和畸型的事情太多了,當時的我們只想快點遠離是非。

這份工作期間,我還是有學到很多東西、遇到很多很好的人、很好的學生,每天使用大量的英文文件及處理E-mail,讓我的英文寫作算是有小小進步;這段期間經手的工作,也讓我見識到很多事物,雖然只待半年,但我總覺得我得到的已經多過我原本的想像。

結束這份工作後,我當然還是要考量我的下一步怎麼走,畢竟我還有很多事要完成,即使還蠻想做一個三不五時逛誠品和喝下午茶的「英英美代子」,但現實生活也是要顧啊!剛好此時的空檔,可以讓我好好規劃未來,說不定,正是可以向夢想邁進的好時機哩!(待續)★
創作者介紹

◤宅貓。耍大牌慢活日記◢

宅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